拍摄了20年纪录片、在中国定居7年的日本导演竹内亮,意想不到的成为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的一个话题。近期,他在武汉走访拍摄十位武汉市民疫后生活的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走红网络,引发海内外网友关注。

7月3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及这部纪录片,称其“贴近公众、朴实无华”,希望有“更多这样接地气、暖人心的节目,更好增进两国民众相互理解和友好感情”。

南都:你在《好久不见,武汉》纪录片中拍摄了10位武汉人的故事,最喜欢哪一个故事?

为保障疫情期间参观观众安全,避免参观过程人群的密集接触,疫情防控结束前将实行电话预约方式获取参观资格。原则上每日参观人数不超过四千人,每两个小时为一个时段,每个时段不超过一千人。预约电话为085128222785。(完)

竹内亮:纪录片6月26日晚间在十个平台同步上线,点击量每天都在增加,目前网络播放量应该已经超过2500万次。

竹内亮:其实拍纪录片最初目的就是希望更多日本人能了解武汉。我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武汉,不仅是给中国人看,更要给外国人看。

南都:有没有想过这部纪录片播出后会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

近年来,和林格尔县通过实施“三北”防护林建设、退耕还林、天然林资源保护、沙源治理等国家林业重点工程以及植被恢复、重点区域绿化等地方林业工程,加之部门绿化、全民义务植树的深入开展,目前全县造林绿化总面积达到220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35%。从2001年到现在,全县累计新增各类造林面积130多万亩,有林面积在2000年的基础上翻了一番,森林覆盖率上升了15个百分点,使全县各区域的绿化得到同步推进。

一般来讲,我们不会在镜头前跟大家分享悲伤的故事,大家都不想回顾这样的经历,但是她的勇气和勇敢,愿意在我们的镜头前说出心里话,我很感动。

南都:纪录片火了之后,对你个人和公司产生了什么影响?

到武汉之后,澄清了我的很多误解

南都:去到武汉之后,有澄清你的哪些误解吗?

但我们发现武汉的经济还是受到了影响,在餐饮店、餐厅吃饭的人很少,很多门店的门口贴上了出租告示,这跟南京完全不一样,南京的经济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没有这样严重。

竹内亮:人如果有故事的话,肯定会投入感情和想法去看世界。如果你去日本旅游看一个寺庙,它看起来很普通,但如果导游说这个寺庙是日本最有历史的寺庙,有1300年历史,而且创始人是中国人,是一位千年前远渡重洋坐船过来的和尚,你会马上对这座寺庙的感情不一样。

竹内亮:我的纪录片第一个故事就拍摄了华南海鲜市场。去之前我一直以为,华南海鲜市场是卖野味的,肯定是一个比较老旧的比较破的市场,但去了之后才发现我的认知完全是错的,原来这个市场这么大,它在市中心,每天很多人去那里买东西,对于武汉人来说是很重要很日常的菜市场,那里的人也告诉我,这里没有卖蝙蝠的,武汉人也没什么人吃蝙蝠,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人数也并不多,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南都:去武汉拍摄,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在疫情防控结束前,原则上暂停人工讲解,观众可采用扫码小程序或租用语音设备等方式自助获取讲解服务。

这一次,武汉仍然风景很漂亮,但有了更多的烟火气,我们接触了很多武汉人,他们都很热情。好像也因为这次疫情,大家都对武汉感兴趣了,以前感觉武汉只是好多城市的其中之一,但现在武汉好像不一样了。

我觉得这样的想法特别好,短期来看,武汉在外国人的印象中也许不太好,但全世界因此都知道了武汉。长远来看,几年后,如果武汉有新的发展,武汉人发生新的故事,大家都会更关注,这是好的一面。

南都:武汉之行还有哪些让你感到意外?

竹内亮:三年前去武汉,因为我们当时在拍《我住在这里的理由》,记录一位日本老爷爷在武汉的生活,他是开咖喱店的,当时只感受到这是一个风景漂亮的大城市。

南都: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被外交部发言人点赞,是什么感受?

南都:为什么拍这样一部纪录片?

竹内亮:惊讶,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办公室,是我老婆的朋友告诉她,她告诉我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外交部会上回应这个问题,整个公司都是“哇,这个好厉害。”公司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反应。

日前,南都专访竹内亮,再次聊起《好久不见,武汉》以及他所拍摄的系列中国抗疫纪录片,这一次“亮叔”说了很多没有爆料过的内容,以及他从“局外人”视角对如何真实讲述中国故事的思考。

南都:三年前你曾经去过武汉,此行感受有什么不同?

南都:疫情后的武汉以及武汉人,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我还记得在采访她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虽然疫情是不好的事情,但武汉因此受到了国际的关注,反过来看也有好处。”

据了解,和林格尔南山公园累计建成中华钱币坛、东山书法艺术园、十二生肖园、国防教育园、禁毒主题雕塑公园、浸月湖和近百个散落在草木中的亭台楼阁,形成了“亭中有园、园中有亭”的独特景观,也成为和林格尔市民休闲晨练的“氧吧”。

走进南山公园的百花园,这里的芍药花争奇斗艳,游客来到这里都纷纷停下脚步合影拍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芍药花,真是太美了,这里的配套设施也很完善,走累了还可以乘坐来来往往的电瓶车,很方便。”从呼和浩特市到和林格尔县南山公园游玩的王芳说。

观众前往纪念馆参观,需提前扫描注册贵州健康码,完善个人相关信息;凭贵州健康码绿色健康信息、身份证及预约信息,到领票处领取参观门票;观众领票后请在入口处进行体温测量,体温正常并通过安检后进场参观;凭领取门票参观各展出场馆。

竹内亮:5月份的时候,我在微博招募武汉的市民当拍摄的志愿者,当时很快有100多人报名,团队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给100多人打电话,并整理出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详细资料给我看,我们挑选了10位拍摄对象,拍摄基本与一些关键元素相关,比如华南海鲜市场、雷神山医院,包括确诊感染的患者、医护人员。

竹内亮抵达武汉。截图自纪录片

竹内亮:拍摄很顺利,我很感谢很多武汉人提供帮助帮我们压缩成本。当地的武汉人给我们提供住宿帮我们开车,5月中旬,我们在微博上募集主人公的时候,就有很多武汉人报名,很多人说,我不符合拍摄的要求但是我想做你们的助手。他们一部分是我们的粉丝想帮忙,还有更多人希望把现在的武汉传达给大家,这个想法特别强烈。

我从1月下旬就想去武汉看看,但武汉封城直到4月解封,刚解封的时候大家觉得还太早了不安全,我们就先拍了《南京抗疫现场》,决定五月份再去武汉拍摄。后来《南京抗疫现场》在网上火了,很多公司找过来合作,五月份又多了很多其他的工作,最后只能把去武汉的计划推迟到六月份。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游客对于旅游地的文化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南山公园的讲解员告诉记者。和林格尔县在打造南山公园的过程中,围绕“建成体现盛乐文化、独具北疆特色的旅游观光、休闲度假基地”的发展思路,将当地文化融入其中,不仅能满足游客的参观体验,还扩大了这里的知名度。

竹内亮:其实纪录片挣不了钱,拍摄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兴趣。我们一直是通过制作自己想做的作品来提高知名度,吸引更多公司来谈合作,用其他的项目赚钱来拍纪录片,是这样一种循环。片子播出后,很多赞助商找过来跟我们合作。

南都:目前纪录片播放量如何?

我以前看到黄鹤楼没有什么感触,疫情后再看到黄鹤楼,有种莫名的感动。我在武汉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感动,我相信每个去武汉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动,我们都知道这段时间武汉的故事,知道武汉有多么不容易。

最怕武汉人说这个日本人拍摄的武汉是假的

没想过一定要拍正能量的片子,让外界准确了解中国很难

竹内亮:完全出乎意料。我其实最关心武汉人的评论,因为我是外国人而且只在武汉呆了10天,不可能了解所有的武汉,我很怕被说“这个日本人拍的武汉是假的,这不是我们的武汉”。后来我专门看了评论,很多武汉人说这才是真实的武汉,我很荣幸也很感动。

南都:怎么理解“不一样”?

竹内亮:我很喜欢庄园(故事主人公)的故事。她的外公在新冠疫情中去世,这是这次报名的100多人里唯一一个亲人因新冠病毒去世的,她的妈妈和二姨也感染了新冠肺炎,她的二姨住过火神山医院、做了41次核酸检测才完全康复回到家。

竹内亮:武汉的气氛。虽然官方报道武汉新增感染者一直是零,但我以为武汉整个城市还是比较紧张的状态,到了武汉之后,发现街头上走路的人比较少、吃夜宵买东西的人减少了很多,但走在街上的人们,他们的状态很轻松,就跟南京一样正常。

日本人或者说外国人对武汉的了解很少,在疫情之前,几乎为零。疫情之后,日本人知道的武汉,也只限于新冠病毒。他们通过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了解到一线的医生、患者情况,知道有华南海鲜市场、雷神山医院,这是他们仅有的对武汉的了解。

解封之后其实外地人去武汉,尤其是拍摄武汉的人特别少,在武汉入住酒店的前台告诉我,我们是武汉解封之后入住酒店的第一个外国客人,所以如果有外地人去武汉拍摄,对武汉人来说,他们是高兴的,我在武汉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谢谢。

纪录片的走红,也让日本导演竹内亮走入公众视野,中日两国媒体关注“亮叔”如何看待武汉和新冠疫情,竹内亮也在受访中也一遍遍讲述“想给大家看到真实的武汉”,“想把日本对武汉的偏见去掉”。

参观观众须做好个人防护措施。请广大观众在参观期间全程佩戴口罩,配合纪念馆工作人员进行疫情防控体温检测。对于未佩戴口罩、体温异常及不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的人员,将不予进场参观。

竹内亮:前几天,片中拍摄过的日料店的老板打电话告诉我,因为这部片子,日料店现在生意特别好,英语老师脏辫熊也很受大家欢迎,她告诉我说学生都看了这个纪录片,她成了学校里的明星,得到这些反馈,我很高兴。

观众在参观过程中做到文明、有序。为避免拥挤扎堆、人群密集接触,纪念馆将按开放场馆实际空间容纳度调控参观人数,请观众配合场馆工作人员的安排。

南都:出发去武汉前,做了哪些准备?

竹内亮: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世界各地有很多人都在关注武汉。疫情期间大家都是看新闻报道了解武汉,哪些新闻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很混乱,国外也有一些假新闻,说武汉很多人死亡,特别危险,武汉政府在撒谎,甚至还有一些比较极端的信息。我比较相信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但我更想自己去看一看武汉到底是什么样。

竹内亮:我能感受到武汉人很珍惜周围的人,珍惜现在的生活、珍惜生命,他们没有太强的物欲,不是一定要做成功的人、一定要挣大钱、一定要结婚,都是希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整个城市的节奏也慢了,没有那么着急。我不太喜欢快节奏的大城市生活,所以我反倒对他们很有好感,很喜欢武汉。

南都:除了关注度,这部纪录片有给被拍摄者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吗?

南都:拍摄这部纪录片,想达成什么样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