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李卓 每经实习记者 王郁彪 每经编辑 王丽娜

从粗放型的“跑马圈地”进行快速规模扩张到“深耕细作”优化服务与品牌认知,网络大病众筹的下半场,赛道固然拥挤,但机会仍属于“正规军”。

国家医保局公布的《2019年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已然建成全球覆盖人群最多、规模最庞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2019年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已高达13.5亿人,基本实现全民参保。不过,基本医疗保险仍然存在给付额低、无法有效解决大病重疾高额医药费用等问题。

2019年11月6日,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万多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郭鹏飞告诉记者,现在,自己每月能捡拾烟头3万多个,可获得4000余元补贴救助金,“通过劳动有了一份收入,城市也越来越干净、漂亮,我很有成就感”。(完)

除此事件外,包括“罗尔事件”“王凤雅事件”等事件频频出现,一定程度上拉低了公众对网络众筹平台的信任。确保求助信息的真实性,强化善款使用流程的透明度,破解信任难题,依旧是摆在一众平台前面的“槛”。

在此背景下,网络大病众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成为了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补充。

网络大病众筹下半场:破解信任难题仍为关键

此外,大病除了直接的治疗费用外,还会产生护理费、营养费等其他开支,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罹患重大疾病,依然大概率引发家庭财政危机。因此,个人大病筹款被看作是在现有社保、商业保险等健康保障措施外的有益补充。

显然,网络大病众筹进入下半场,以服务等打造品牌认知,加强行业自律,企业规范管理以破解信任难题,依旧是赛道上一众玩家谋求长远所无法忽视的关键。

同时,商业健康保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弥补给付额度和适用疾病类别上的局限性,但在人群普及范围方面却明显不足——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指数报告》显示,因保费高昂,商业健康险在2018年覆盖率尚不足10%。

罗马尼亚急救电话:112

驻罗马尼亚使馆领事保护电话:0040-722455618

不过,无论是占据更多用户心智,还是抢占市场份额,终究更多都体现在用户的选择意愿上。因此,加强自身管理,以服务、模式等优势强化品牌认知成为发展的关键。

《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行业洞察报告》显示,大病筹款行业历经多年发展,以水滴筹、轻松筹和爱心筹为代表的强品牌,已联合占据了大部分的用户心智,形成了强品牌认知。

三个品牌第一提及率已达85%

当提到网络大病筹款平台时,用户对于“水滴筹、轻松筹和爱心筹”三个品牌的第一提及率达到85%。值得一提的是,报告统计结果显示,水滴筹业务的市场份额接近七成。从筹款侧而言,已占据66.5%的市场份额,在捐款侧的市场份额超六成。

10月28日,凯度集团基于1万多名用户的调研数据及多名行业专家访谈,发布了业内首份《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行业洞察报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报告着重以用户视角切入,深度解析用户需求与特征、行业各平台在用户(筹款者&捐款者)心智中的品牌认知及信赖感,并进一步洞察和探索行业发展机会。

“我们每周回收一次烟头,登记数量。每月汇总、审核后,根据标准把相应的补贴救助金打入困难职工的银行卡。”万柏林区总工会副主席张若溪告诉记者,每人每月捡拾烟头数量在3万个以下的部分,每100个烟头可兑换15元;捡拾烟头数量超过3万个以上部分,每5000个烟头奖励兑换150元;捡拾烟头数量超过5万个,一律奖励兑换200元。

“我们会与困难职工签订责任书,每个人都有明确的捡拾范围,根据大家的住所就近安排。”汪伦说,目前,困难职工捡拾烟头的范围已基本覆盖太原市城区的主要街道。

郭鹏飞是太原市第三运输公司职工,今年45岁。五年前,他不小心从床上摔下,入院治疗时被发现有脑部疾病,“手术后,我不能干重体力活了,一直在家,主要靠父母生活”。

按照“捡、收、兑、销、奖”五个环节,太原市各县(市、区)总工会、城管局组织开展捡拾烟头活动。烟头回收站工作人员每周集中一天时间,统计、回收本县(市、区)困难职工捡拾烟头数量,并逐一登记造册,回收的烟头也会被及时销毁。

去年6月,郭鹏飞报名参加“烟头革命”活动。此后,每天早上8点半到10点半,他都会拿着工具,在自己负责的范围捡拾烟头。

的确,基于发起门槛低、通过熟人社交裂变式传播、不收服务费等特点,近几年来,网络大病众筹行业得以快速发展,在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中发挥着愈发重要的作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500万大病家庭通过大病众筹平台发布求助信息,获得超过20亿人次的爱心响应。

太原市总工会统一为各烟头回收点配备计量秤、塑料垃圾桶等物品。图为困难职工捡拾的烟头正在被称重。李庭耀 摄

太原市总工会副主席汪伦介绍,去年6月1日起,太原市总工会组织困难职工开展“烟头革命”活动。困难职工自愿报名,经过筛选后,可通过捡拾烟头获得“烟头革命”补贴救助金。活动开展至今,共有256户建档立卡困难职工家庭和1165户相对困难职工家庭参与,共捡拾烟头3500余万个。

不过,网络大病众筹行业依旧乱象丛生,如平台擅自挪用筹款、线下管理混乱、不良事件频发等拉低了公众对网络众筹平台的信任。加强行业自律,纳入行政监管等已然势在必行。而网络大病众筹的下半场,机会依旧属于那些严格规范自身管理的“正规军”。

已形成品牌规模的部分平台也为此做出了努力。如水滴筹落实全流程数字化的风控机制,通过“多层人工审核+数据智能交叉验证”对筹款人经济现状进行审核,并独家打造了透明公示系统,尽可能避免社会爱心被透支。爱心筹平台为保障所有筹款资金的运转安全,于合作银行设立专管账户,与平台自有资金隔离,最大程度确保筹款资金流转安全透明。360大病筹上线“善款直达”功能,“直捐”实现了捐赠者与求助者点对点的直接对接。最大限度地降低募捐发起时的风险,防止诈捐、骗捐的发生,可以放心地把钱打给用户。

太原市总工会为参加活动的困难职工家庭配发捡拾烟头所用的垃圾袋、垃圾夹、劳保手套等物品。李庭耀 摄

二、建议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自行居家隔离观察两周。如出现疑似症状,请及时联系当地卫生防疫部门。如确诊,请配合当地诊疗安排,并及时通报使馆。使馆将配合各方做好后续工作并提供相应协助。

“太原市共有47个烟头回收点。”汪伦介绍,太原市总工会统一为各烟头回收点配备计量秤、塑料垃圾桶等物品,为参加活动的困难职工家庭配发捡拾烟头所用的垃圾袋、垃圾夹、劳保手套等物品。

随着平台求助用户规模扩大,用户家庭财产状况缺乏有效的核实手段等制约因素,致使大病众筹平台出现鱼龙混杂现象。

在行业认知度方面,用户对于大病筹款平台的认知度已达到了64%。六成以上的网民表示,在不幸罹患大病缺乏医疗费用时,清楚地知道可通过大病筹款平台向社会求助,增加了一条自救渠道。

三、尽量避免非必要长途旅行。有回国计划的侨胞请提前做好核酸检测,检测过程中做好个人防护。如检测结果呈阳性,请取消出行安排,并及时联系当地卫生防疫部门作进一步诊断。

烟头回收站工作人员每周集中一天时间,统计、回收本县(市、区)困难职工捡拾烟头数量,并逐一登记造册,回收的烟头也会被及时销毁。李庭耀 摄

“随着市民素质的提高,加上文明方面的宣传,街道越来越干净。”张若溪说,“我们通过对比发现,相同路段、相同时间段,去年每小时能捡500多个烟头,今年能捡200多个。”